医药龙头3年花5700万“买酒水”

一家药企,买酒水3年时间花几千万“买酒水”,医药这事发生在步长制药身上。年花该公司回复上交所问询的买酒水公告中显示,2021至2023年期间向关联方贵州名帅酒业销售有限公司支付了超5700万元。医药

重金“买酒”,年花销售费用常年高企,买酒水令外界产生疑问:这些钱,医药流向了哪?

01

一年销售费用砸60多亿

3年花5700多万“买酒”?

日前,年花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在回复上交所问询的买酒水公告中披露的信息显示,2021至2023年期间,医药步长制药“前十大销售费用支付对象”中,年花贵州名帅酒业销售有限公司持续在榜。买酒水

步长制药3年分别向其支付2137.52万元、医药2018.10万元和1576.94万元,年花费用性质为“购买商品”,共计5732.56万元。

贵州名帅酒业销售有限公司属于步长制药的关联方,是一家以从事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为主的企业。

截图自步长制药回复公告

当然,引发关注的不仅是超高的“酒水”费用。

步长制药年报显示,公司2023年度销售费用63.69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48.08%,费用发生额及占比均处于同行业较高水平。其中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60.31亿元,占比94.70%。

那么这些销售费用干什么用了呢?

其回复公告称,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主要包括市场活动费、市场调研费、学术活动费、学术交流费四大明细类别。

以学术活动费为例,2023年,在学术活动费的前十笔支付中,支付对象包括了西安中国国际旅行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成都简悦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支付金额分别为65万元和50万元,发生原因为中医药文化交流。

截图自步长制药回复公告

而在2021年,步长制药分别向南京中之旅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和西安中国国际旅行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支付了725.21万元和721.24万元,费用性质为学术交流费。

当然,步长制药的销售费不是第一次受到关注。

2019年,上交所就曾向步长发函。当时,步长一年(2018年年报数据)用掉了80.36亿元的销售费用,占所有营收的59%;2023年,上交所再次向步长发函,问询销售费用。这一年(2022年),步长的销售费用为74.8亿元。

02

销售费用流向了谁?

一方面,销售费用高企受到关注,另一方面,这些销售费用的支付对象也耐人寻味。

截图自天眼查

天眼查显示,贵州名帅酒业的实际控制人是王秀珍。根据2016年步长制药上市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信息,王秀珍为步长制药实际控制人赵涛的岳母。

截图自步长制药招股书

对于2023年的这项支出,回复公告中有解释称,基于公司销售业务中的正常接待活动需求等,2023年度公司向关联方贵州名帅酒业销售有限公司、宁波国帅酒业销售有限公司采购酒水。上述关联交易已经公司第四届董事会第三十五次会议及2022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定价公允合理,不会损害公司及股东利益。

除了贵州名帅酒业,媒体还注意到,近年来排名靠前的销售费用支付对象中,有些是成立不久的小微企业,且有些有关联关系。

截图自天眼查

以2022年为例,排名第一的海南海云椰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9月,员工人数为2人。

排名第二位的湖南攸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11月,排名第三的海南椰云众包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21年4月,二者都由海南椰云企业管理有限公司100%控股。

这一年,排名前三的公司共从步长制药获得了总额约为2.47亿元的销售费用。

截图自天眼查

到了2023年,前一年的第一大支付对象、第二大支付对象已不见踪影,仅剩下海南椰云众包科技有限公司一家,但其获得的销售费用高达4.49亿元。

对于支付对象,步长制药在回复公告中给出的解释是,公司近三年前十大销售费用支付对象存在些许变化,一方面原因是公司在保有稳定推广商的同时,为增加推广渠道的多样性及广泛性,以应对市场环境发展变化,对行业内推广商进行挑选,优胜劣汰;另一方面是国家为支持小微企业发展,推出各项优惠红利政策,公司选择这部分推广服务商相应可以享受价格优惠,因此公司销售费用支付对象会存在部分变动。